• 女犯个别化监管与改造问题探讨 不要轻易放弃。学习成长的路上,我们长路漫漫,只因学无止境。


    本文主要通过分析女性罪犯的特殊性和女性罪犯处遇的现状以及目前我国女性罪犯处遇中存在的问题,探索女犯个别化处遇的途径,借以推动刑罚执行中女性罪犯个别化处遇的实现,从而保障女性罪犯监管秩序的持续安全与稳定,惩罚、预防和减少女性犯罪,更好地实现教育改造女性罪犯使其能够回归社会,重新成为守法公民的刑罚目的。  关键词:女犯;个别化处遇;监管;改造 1 我国女犯监管与改造现状 1.1 女犯概述 女犯是罪犯中的女性,是罪犯群体中的特殊部分,与男性犯罪相比,女性犯罪的数量较少,比例较低。但是由于女性具有特殊的社会角色和家庭地位,女性犯罪对社会持续和谐稳定的威胁及对社会秩序产生的负面影响绝不亚于男性犯罪,对女犯的监管改造显得尤为重要。 女犯不仅在犯罪方面具有其特殊性,在生理上和心理上也具有其特殊性。目前我国女性犯罪涉及的种类繁多,领域较广,如杀人、抢劫、虐待、放火、盗窃、贩卖毒品、诈骗、贪污、卖淫等犯罪,随着转型时期各种社会矛盾的不断激化,女性犯罪呈现出多样化的倾向,这表明女性犯罪的社会危害性不断加大,对女犯的监管与改造难度不断提高。 在生理方面,女性与男性具有很多差异,女性在生理上的不同特征,影响其犯罪行为的实施及特征。具体来说,女犯生理上具有以下特殊性:体力差。女性相对于男性普遍体力较弱,因而较少实施攻击性较强的暴力犯罪,罪犯数量上女性明显少于男性,罪犯性别比例相差较大;生理周期。女性特有的月经周期和更年期等生理周期对女性情绪、心理和行为都有一定影响,在其犯罪和服刑过程中,负面消极情绪易受生理上特殊时期和外界环境的激化。 相较于男性来说,女性在心理方面还具有以下特殊性:较强的道德观念。法律是道德的底线,犯罪是对法益和社会关系的破坏,也是对自我道德观念的冲击,女性由于从小家庭和学校教育以及社会角色定位,往往比男性具有更强烈的羞耻心和道德观念,更不易于犯罪。较高的忍耐性。面对外界刺激,女性更倾向于选择克制自己的情绪与行为,从而不去实施犯罪;然而这种忍耐心理具有一定周期和限度,若得不到及时疏导,极易导致犯罪,例如长期遭受家庭暴力的妇女针对施暴者实施的报复性犯罪,在遭受家庭暴力初期,妇女出于家庭等因素的考虑通常选择隐忍,随着家庭暴力周而复始愈演愈烈,妇女心理上会产生一系列变化,陷入绝望境地,最终选择自杀或以暴制暴,实施犯罪。心理较脆弱,女性罪犯具有较明显的逆变倾向性。所谓逆变倾向,是指女犯在初次遭受法律制裁后,人格的自尊比较难以恢复。女性心理承受力大多弱于男性,对于初次犯罪遭受刑罚后附带的犯罪标签心理负担也较重,犯罪记录对女性家庭生活和工作市场均具有较大影响,因而应当着力疏导矫治女犯心理,从而帮助其更好地回归社会,降低女性再犯罪率。 1.2 我国女犯监管与改造现状 笔者通过查阅相关书籍和数据获知,现阶段我国监狱系统对罪犯实行分开关押和管理的制度,随着社会发展,实务中女犯具有的特殊性愈加显露并出现很多新的情况,但是监管与改造工作未能及时作出调整,反映出我国监狱系统存在的多种缺陷,女犯分类粗放、心理矫治利用率低、会见难等,针对此本文第三部分会具体展开论述。 2 个别化处遇 2.1 个别化监管与改造的概念 个别化处遇,或称个别化监管与改造,是指刑罚执行机关根据已生效的刑事判决所确定的刑罚给予罪犯不同的处遇,个别化处遇是刑罚个别化实现的最重要环节,没有个别化监管与改造,刑罚目的是无法得以最终实现的。 具体是指,在罪犯进行监管、教育改造和参加生产劳动的过程中要考虑服刑人的个人情况。如主观恶性大小、刑罚轻重、人身危险性大小等因素进行多方面分层次考量,实现个别化的监管、教育、改造、奖励和惩罚,将生效刑事判决所确定的刑罚内容和女性服刑人员在刑罚执行过程中的实际表现相结合,更有利于在执行刑事判决过程中依法对刑罚内容进行及时调整以便取得最佳的刑罚执行效果和更好地实现刑罚目的。 2.2 个别化监管与改造的目的 刑罚目的有一般预防和特殊预防之分,刑罚的一般预防目的在司法机关作出裁判和刑罚执行机关实际执行后就已经实现,但刑罚的特殊预防目的在行刑和改造阶段才能得以实现,是一个相对较长的过程。我国的刑事裁判机制,即公、检、法三机关及其工作机制,经过多年的努力,从理论研究、立法保障、机构建设,物质保证等方面都得到强化,运行机制趋于良性。唯有监狱行刑机制运行不良,法律、物质保证均不到位。 个别化监管与改造必须考虑罪犯所犯罪行社会危害性和预防罪犯再犯的情况。刑罚个别化通过对罪犯进行个别处遇,促进刑罚内容的执行,使刑罚执行的过程能够取得既矫治罪犯也防卫社会的效果,实现刑罚预防惩治犯罪和保护社会的目的。 3 我国女犯监管与改造现行政策及存在的问题 我国监狱系统对罪犯实行分开关押和管理的制度,目前我国监狱主要分为三大类,即成年男犯监狱、女犯监狱和未成年犯管教所。实践中,成年男犯监狱又分为重刑犯和轻刑犯监狱,女犯没有更为细化的分类监管。从进一步推进女犯监管工作的长远目标来看,还存在很多不足,主要有以下几点: 3.1 教育内容和教育方式的针对性不强 所谓教育改造,是指刑罚执行机关在执行刑罚过程中,按照相关法律法规的具体规定,矫治改造罪犯,以促进其再社会化为基本目标的系统性活动。对罪犯进行教育改造使其能够重新回归社会,而不是单纯进行惩罚报复,是刑罚文明和社会进步的重要体现。 在刑罚执行实践中,实务工作人员对女犯的心理、生理特点,缺乏统一的规范指导和要求;对女犯再社会化教育流于形式,没有明显的实际效果。 3.2 女犯分类粗放 对罪犯进行科学分类,是监狱实施有效监管和改造的基础,只有科学的分类,施以相应的管控和教育,才能最大限度的增强管教的针对性。女犯总体文化水平偏低,但受教育程度仍然具有分层,对教育改造内容的接受吸收程度也必然存在分层。随着社会的发展,女犯年龄层发生了新的改变,80后90后的女犯逐渐占据监狱的大部分,对于她们不宜再用之前的老一套进行教育改造,而应当结合女犯各年龄层的成长教育背景有侧重地进行个别化改造。目前我国监狱行刑中对女犯的分类粗放,改造针对性不强,个案矫治工作不细,因而行刑功效不高,影响改造质量。 3.3 心理矫治利用率低 绝大多数国家都对罪万博网页版,万博体育ManbetX,万博体育登录犯采取心理矫治措施,所谓心理矫治,是指利用心理学相关原理和方法来引导和调整行为人的心理与行为并促使其发生积极变化的活动。女犯心理上相对比较脆弱,对女犯进行心理矫治主要为了转变她们对于自身的不当认知,调整消极情绪和改变不良行为。 3.4 会见难 我国罪犯会见分为普通会见和特殊会见两类,本文主要论述普通会见和离监假两种。 普通会见,即罪犯在监狱场所指定区域内会见亲属、监护人的活动。根据监狱法第48条规定,罪犯在监狱服刑期间可以会见其亲属、监护人。会见主要在监狱的会见室或者会见区域进行,监狱干警应当在场,对谈话内容进行监听。会见原则上每月只能有一至两次,每次不超过一小时。 离监假,即符合法定条件的罪犯经法定程序,获批准离开监狱回家探亲的活动。根据监狱法第57条第2款规定,被判处有期徒刑的罪犯有前款所列情形之一,执行原判刑期二分之一以上,在服刑期间一贯表现好,离开监狱不致再危害社会的,监狱可以根据情况准其离监探亲。限制规定为,符合条件的罪犯每年只准离监探亲一次,时间为三至七天,每年离监探亲罪犯的比例不超过监狱在押罪犯总数的百分之二。 这些限制规定对于家庭观念和情感依赖性相对男犯较强的女犯来说过于严苛,不利于她们感受家庭的温暖,不利于改造。 4 我国女犯个别化监管与改造途径探索 4.1 提高女犯教育内容和教育方式的针对性 女犯的教育改造工作应该坚持一般教育和特殊教育相结合的原则,在适用罪犯教育一般要求的同时,突出一些特殊的教育内容和教育方式,重视对其教育的针对性和适应性,从而使教育方式和教育内容更加符合女性服刑人员心理和生理上的特殊性要求以及其行为特征和承受能力。 4.2 实行女犯分类制度 我国现行的罪犯分类制度是将纵向分类和横向分类结合在一起的一种综合性分类制度。横向分类,即根据罪犯的性别、年龄、主观恶性、人身危险性以及改造难易程度等的不同对服刑人员进行的分类,是一个静态的过程。纵向分类,即在刑罚执行过程中根据服刑人员个人情况的变化而对其持续进行的分类,是一个万博网页版,万博体育ManbetX,万博体育登录动态的过程。对不同类型和情况的罪犯执行不同的刑罚本身就体现着个别化处遇的精神和内容。 目前我国罪犯主要分为男犯、女犯和未成年犯三种,分类过于粗放,应当进一步细化罪犯分类制度,确立女性服刑人员内部分类标准,并在监管机构内部建立相应的反馈系统以便及时地根据女犯在刑罚执行过程中具体情况与改造表现的变化调整分类,适用奖惩。在此基础上,进一步细化女性罪犯,按照年龄、身体状况受教育程度等客观因素研究其不同的食宿与日常活动需求,并与改造表现、奖惩处遇等挂钩。针对现阶段80后90后女犯逐渐成为监狱主体组成部分的新情况,在关注她们成长教育背景外,还应招募年轻化的监狱管理人员以便更好地理解这部分人群。构建层次化罪犯分类管理制度,既能体现出监管文明和人文关怀,也是监狱精细化管理的重要体现。 监管和改造实践中,存在罪犯初期表现良好、积极改造,争取到减刑或假释资格后出现懈怠消极现象,针对此应当整合女犯管理模式,实行分级处遇。不管在刑罚执行哪一阶段,如果女犯表现较好、季度内无扣分,则可以在处遇上享受上一等级;相对应的如果其表现较差出现扣分,处遇等级即时下降,当然处遇等级上升或下降都要公开公正,通过改造表现与处遇等级即时挂钩的方式促进女犯严格自我要求,改变侥幸心理。 4.3 行刑方式多元化 从犯罪对策论的观点出发,改造好犯罪人防止重犯是监狱行刑的主要职能,行刑只要达到了刑法一般预防和特殊预防的目的,就取得了行刑的最大功效,没必要一定要执行完全部刑期。这就要求优化行刑机制,实行行刑方式的多元化,一针对女犯普遍人身危险性较小的特点,应放宽对其适用缓刑的条件,提高社区矫正适用率;二针对女犯情感依赖性较高的特点,应放宽会见条件并适当延长会见时长,使女犯感受到家庭亲人的温暖,利于其完成再社会化过程,重新被家庭接纳和回归社会;三扩大假释面,依法赋予监狱假释权,针对女犯具体表现在尽可能在保持刑罚公平正义基础上使其尽快回归社会。 4.4 提高心理矫治利用率 系统化心理矫治过程,提高心理矫治利用率,万博网页版,万博体育ManbetX,万博体育登录出版针对女犯心理特点的心理书籍,建立女犯自尊自信自强的心理。 4.5 放宽会见条件,扩大离监假适用范围 与男性罪犯相比,女犯具有较重的家庭观念,应当针对女性服刑人员并根据个人情况和具体表现适当放宽会见条件,增加亲属或监护人会见次数和时间,扩大离监假的适用范围,具体操作上的照顾可以使女犯在服刑的同时感受到家庭的温暖,强化其重新回归社会的意愿以及对犯罪的后悔度和矫治的积极性。 参考文献 1. 李蜜:《女性罪犯监管机制的创新初探》,《大众科技》2014年第178期,第287页。 2.吴宗宪:《刑事执行法学》(第二版),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3年版,第233页。 3.吴宗宪:《刑事执行法学》(第二版),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3年版,第177页。 4.王娟,薛智良:《行刑与改造罪犯的犯罪学理论依据研究》,《法学研究》2014年第6期,第43页。 作者简介 成雅楠,北京师范大学刑事法律科学研究院,硕士。

    上一篇:香港商报:中国内地一线城市楼市升值潜力仍大

    下一篇:没有了